第523章(1 / 2)

属下离开了。

他捏着拳头,站在黑暗里,夜里的风将他的衣袍掀起。

他就像一只阴森森的兽,一双眼眸眯起各种情绪……

盛锦姝今晚竟然没有回盛家?

被阎北铮抱进去了?

抱进去做什么了?

他的脑子里无可避免的浮起一些春情无边的画面来——

是阎北铮将盛锦姝压在帐帷里,死死纠缠……

——他也无可避免的想起盛锦姝变脸的时候对他说的话——

“我给自己重新选了一个男人,这个人是二皇子的皇叔——当朝摄政王阎北铮!”

“我们睡过了,我很满意!”

“就算是论做男人……其实我知道二皇子每次与盛蝶衣滚过床榻之后,都要喝一大碗的补药……

——年纪轻轻的就这么不行,实在让人很担忧以后呢!”

“皇叔就不同了,皇叔他一晚八次,次次……”

——他年轻轻轻就不行了,不行了……

——阎北铮一晚八次,八次……

“啊!!!”阎子烨“啪”的一声将手里的折扇打在旁边的石墙上。

手死死的握着拳,青筋暴起。

“那是我的女人!我的!”

本该躺在他的身.下千娇百媚,婉转求饶。

如今,却被别的男人抱在怀里,肆意快活……

而他,甚至连做男人的能力都没有了!!

——没错,从国安寺回来后,赵嫔又暗里面给他请过好几个大夫。

而他为了证明自己的那儿还有能力,也拉着蝶衣,或是别的女奴试过,可一点用都没有……

他好恨!

听小道消息说,天医谷要在京都皇城开医馆,专治疑难杂症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