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章(1 / 2)

夜冥带着贺九鸣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一幕。

阎北铮已经陷入了沉睡中,伤口周围的衣服被割开一个大大的圈。

旁边的柜子被挪到了床边,上面一块白布上,摆放着寒光闪烁的各种刀子。

而盛锦姝手里捏着帕子,正在小心的擦阎北铮伤口四周的血渍。

面对那狰狞血腥的伤口,她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害怕,反而靠的很近。

近的只要往往下一点点就能贴到那些绯红的血。

她的神情无比的认真。

认真的像是在做一件无比重要的事情!

“天医十三刀!”最先出声的人,是贺九鸣。

他的眼睛盯着那白布上的刀子,眼里满是炙热,无比激动的上前:“您……您是……师叔?”

盛锦姝没有起身,只淡淡的说:“我与你师父灵药是天医的嫡传弟子,按辈分,你的确是要喊我一声师叔!”

“天医谷灵药门下弟子贺九鸣,拜见师叔!”

贺九鸣毫不犹豫的给盛锦姝跪下了。

他很多年前就知道自己有一位师叔,继承了天医最神秘的医术,是天医谷的新任谷主。

所以,他代谷主之位,等师叔现身。

可这一等,就是很多年。

从最初满满都是希望,等到麻木……

直到他和师父都开始怀疑这世上有没有师叔这么一个人……

可今晚,师叔出现了!

他才不管师叔的身份是大兴首富之女,还是京都皇城争议最大的小姑娘,又或是别的什么身份……

只要是天医的弟子,他就认盛锦姝是他的师叔!

天医看人从来都很准,盛锦姝既然得天医亲传,必定有旁人没有发现的过人本事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