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章(1 / 2)

“好!”盛云敬憋着眼里的泪光,点了头:“本侯,答应你们的婚事了!”

作为“靠钱买爵位”的贵族,他这个永安侯一向被京都那些所谓真正的皇亲国戚,世家贵族瞧看不起,也只有在想要他的金银支持时,才会假装敬一敬他。

若是他要将女儿嫁入那些人的家族,那些人,从来都不觉得他的女儿能做正妻。

但在阎北铮面前,那些人都是不够看的。

可偏偏却是阎北铮屈尊降贵,要以正妻大礼,求娶他的女儿……

“如此,甚好!”阎北铮满意了。

刚刚还阴阴冷冷,仿若荒原的厅堂也终于春风送暖,万物复苏……

“姝姝,你到我这边来。”一直没说话的孟秋雨对盛锦姝开了口。

盛锦姝看了一眼阎北铮。

这一眼愉悦了阎北铮,嗯,总算知道如今是他的人,做什么要向他报备了。

“去吧。”他挥了挥手,难得大方。

盛锦姝按捺住心里的欢喜,起身走到了孟秋雨的面前:“娘……”

孟秋雨却沉了沉脸色:“你多日不归家,我还以为你心里已经没有我这个做娘了的呢!”

“我……”盛锦姝想要解释几句,却又听孟秋雨说:“算了,你这孩子,也的确是被我们宠坏了,还知道回来就行了。”

“你如今既是要嫁入摄政王府的人,便不能再向以前那般,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,吃穿住用行,都该学着讲究起来,看看你今日梳的这个头,这么难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