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6章(1 / 2)

“冯大人办案公正,本王信得过。”盛云敬说。

他看出些门道来了。

赵德兴这些人出现在盛家,如果不是蝶衣的龌、龊,那就必定是有别的阴谋。

只不过这阴谋没成功,反而害到了他们自己身上……

“办案倒是积极,却替人当刀子,蠢!”阎北铮只有这么一句话。

“哈……哈哈哈~”那边,赵德兴颇有些夸张的笑了起来。

“本公子带着诸位公子来和二皇子喝酒赏月,恭喜二皇子得了蝶衣小姐这样的一位美人儿……”

“酒,多喝了点,有些醉了,二皇子一时高兴,就与我们共享了美人……”

“这不过就是一场私事儿,不值得冯大人、靳大人当什么案子来办。”

“更不敢继续叨扰永安王和摄政王……刚刚就……只是个玩笑而已,不要当真……”

“竟是这样的吗?”盛锦姝出声:“那二皇子可真够舍得的,将怀着自己孩儿的蝶衣共享出来……真棒!”

她不用看,也知道此时此刻蝶衣和阎子烨的模样有多么的狼狈!

也肯定最不想听见她说什么话。

但她怎么可能会让他们如意呢?

“这么说,还是我们这些人过来,碍着诸位的狂欢宴了?”盛成洛满是讽刺的说:“我倒是没想到,二皇子口口声声的说要对蝶衣好一辈子,原来就是这种好法吧。”

“的确,二皇子也没说错,我家小妹是不能跟蝶衣相提并论。”盛成信说。

“贵人和贱奴不能相提并论,好人家的姑娘和供人娱乐的……姑娘,也是不能相提并论的。”

盛成信就差直接说蝶衣是个一条玉臂万人枕的表子了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